福建省南安市图把带颖文化研究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 www.dolingyuanyi.com

一系列潜在风险凸显

2020-11-14 04:24

当前,全球经济形势趋于缓慢转好。尽管主要发达国家复苏乏力,全球经济将经历一个3至5年的缓慢增长时期。但是欧盟主权债务危机最困难时期已经过去。日本经济也在缓慢走出谷底。美国近期就业形势逐步改善,住房市场回暖,个人支出增长,经济增速缓慢提升。

三是贸易摩擦成为开拓市场越来越大的制约。去年美、欧发起对中国光伏产品的反倾销、反补贴投诉,涉案金额高达200多亿美元。今年以来,我国出口产品面临的贸易摩擦进一步增多,一季度共有12个国家对我发起22起贸易救济调查,同比增长22.2%。贸易摩擦呈现发起国家多、涉案金额大、多种救济措施并用等特点。

二是国内综合成本上升,企业价格竞争力弱化。现在除了招工难,企业用工成本每年都要有10%左右上涨以外,其他成本如土地、水、电、环保、原材料、物流和管理费用等都在刚性上涨。另一方面,由于充分的市场竞争,大路货出口商品卖价却很难提高,像前几年那样靠规模和低价去争取客户和订单已经越来越不可能。

从短期因素看,一是近期人民币较快升值,影响企业接单信心。2012年人民币兑美元名义汇率升值不到1%。但2013年以来,由于主要发达国家实施超宽松货币供给和超低的利率政策,推动了人民币较快升值。近4个月,人民币兑美元名义汇率升值近2个百分点。这严重消蚀出口利润,使得一些企业即使有订单也不敢贸然承接。

外贸企业摆脱困境有赖于进一步转方式调结构。去年以来,各级政府推出外贸稳增长、转方式、调结构政策措施,已经取得一定成效。但是,由于开放不到位、改革不到位,企业出口经营环境没有根本改善。目前国内制造业产能过剩十分严重,稳增长与调结构有一定矛盾,部分落后产能没有被淘汰、转移和升级。外贸新的竞争优势没有焕发出来,增长方式和发展方式仍然是旧的。因此打造外贸升级版,实现可持续增长必须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必须在稳定外贸增长的同时加快改革,加快转方式和调结构。

二是融资条件和其他一些管理趋紧,使企业雪上加霜。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成本高问题一直未能解决。近期,一些金融机构根据上级指示,进一步收紧流动资金贷款,有的银行干脆对受贸易摩擦影响的出口企业只收不贷。一些管理机构从降低本部门风险考虑,提高了管理要求。这些都加重了外贸企业的困难及负担。

国内宏观经济正进入稳中求进区间。2012年以来,我国经济在外部需求走弱和国内主动调控双重作用下,增长持续放缓,一系列潜在风险凸显,引起了“硬着陆”的担忧。6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回落至50.1%,接近由扩张到收缩的临界点,表明未来经济仍有下行压力。但是,1~6月份我国投资、消费增长大体平稳,物价总体平稳,库存水平居历史低位,政府稳增长、惠民生、控通胀、防风险和促进结构调整的一系列积极政策效果正在显现。全年来看,经济增长仍然是趋稳和稳中求进的态势。

预计下半年美国经济仍将保持缓慢增长。日本经济有可能由负转正。欧盟经济下滑程度不会进一步加深。发达市场刚性需求将持续回升。发展中经济体,包括金砖国家将在调整中保持增长,增速将与上年持平或略有改善。

从长期因素看,一是全球经济正经历深刻调整,国内外需求尚未回暖。当前各国都在致力于解决经济全球化以来积累的一些深层次结构性矛盾。不仅发达国家要紧缩开支,量入为出,政府和居民再不敢像以前那样大手大脚花钱,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受发达国家影响,也出现产能相对过剩问题,原来主要依靠要素投入带动的粗放型增长方式难以为继。无论发达市场和发展中市场,还是国内市场,都增长缓慢,竞争激烈。

政府应当坚持在稳增长同时加快转方式调结构的思路:一是要加大力度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减少行政干预,淡化数量指标要求;二是要细化调结构、转方式支持政策,对鼓励类出口商品真正做到及时足额退税,并给予更多贸易便利化待遇;三是要切实解决有订单企业、鼓励类产业和产品出口企业融资难、资金成本高问题;四是要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文/李健)